我开始把东西写得晦涩难懂,而越晦涩越让我感觉安全。只有在足够安全的时候,“一个我”才能幸灾乐祸地说“哈哈哈终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吧”,然而接下来“另一个我”就会问“难道有人想知道么”。

2019年5月24日 07:33 • 0条评论 • 48次阅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