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别人说过两种鸟,一种没有脚,不停地飞啊飞,累了就睡在风里,唯一一次落地就是死的时候;还有一种荆棘鸟,一生只歌唱一次,当她扎进最长,最尖的荆棘,就在歌声中美丽而骄傲地死去。于是我想自己是多么世俗而侥幸的存在。《阿飞正传》

2019年6月18日 08:29 • 0条评论 • 43次阅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