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的雨绵延至今 在青苔丛林里,时常淅沥不止 你带走了油画里一半的颜色 剩下的灰白,在忽明忽暗的光斑中 偶然停在上面的灰尘 已经沿着绘画的纹理,去向另外的世界 有人把伞徒劳地撑开 为空寂的梦,遮住一些冰凉的月光。

2019年7月13日 10:15 • 0条评论 • 86次阅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